您好,欢迎来到车之旅! 高级搜索|网站地图|TAG标签RSS订阅|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门城市 ABCDEFG HJKLMN PQRST WXYZ

华北北京天津太原唐山呼和浩特石家庄大同

华东上海南京杭州苏州宁波无锡福州济南合肥厦门青岛常州金华徐州绍兴烟台温州扬州南通嘉兴盐城漳州台州潍坊泰州临沂淄博湖州镇江威海东营日照江阴常熟

华南上海深圳广州南宁佛山东莞中山

华中武汉长沙郑州南昌洛阳宜昌常德株洲许昌黄石

西南成都重庆昆明贵阳绵阳南充德阳乐山

西北西安兰州

东北沈阳大连哈尔滨长春鞍山锦州

A鞍山安庆安阳

B北京包头蚌埠保定本溪宝鸡亳州滨州北海

C成都重庆长沙长春常州常德滁州沧州赤峰长治池州承德郴州潮州朝阳常熟

D大连大庆大同东莞丹东东营德州达州德阳大理

E鄂尔多斯恩施鄂州

F福州佛山阜阳抚顺抚州防城港阜新

G广州贵阳桂林赣州广元广安贵港

H杭州合肥海口哈尔滨呼和浩特惠州邯郸衡阳淮南呼伦贝尔湖州黄山菏泽衡水汉中黄冈黄石怀化鹤壁河源葫芦岛

J济南金华吉林嘉兴锦州济宁江门揭阳嘉峪关晋中九江晋城焦作酒泉荆州荆门吉安景德镇济源佳木斯江阴

K昆明开封克拉玛依

L漯河洛阳兰州柳州六盘水丽江辽阳廊坊吕梁连云港临沂龙岩六安莱芜聊城临汾泸州乐山拉萨娄底辽源

M绵阳牡丹江马鞍山梅州眉山

N南京宁波南宁南昌南阳南通南平宁德南充内江

P盘锦平顶山莆田攀枝花濮阳萍乡

Q泉州青岛齐齐哈尔秦皇岛衢州曲靖清远钦州

R日照

S上海苏州深圳沈阳三亚石家庄绍兴松原三明汕头四平绥化韶关商丘宿州宿迁朔州上饶遂宁邵阳十堰石嘴山汕尾

T天津太原唐山台州通辽铁岭铜陵泰州泰安通化

W武汉无锡温州芜湖梧州乌鲁木齐潍坊威海渭南

X西安厦门襄阳徐州邢台新乡咸阳西双版纳宣城忻州信阳许昌湘潭西宁孝感咸宁仙桃新余

Y延安宜昌烟台运城扬州营口银川盐城榆林岳阳玉林阳泉宜宾永州益阳玉溪鹰潭

Z郑州遵义张家界珠海中山漳州株洲张家口湛江淄博镇江舟山枣庄周口张掖驻马店资阳自贡肇庆

商家入驻:4000-888-943
主页 自驾游 跟团游 线路 推荐 召集 游记 汽车 商城 酒店 社区
当前位置:>首页 -> 自驾游活动 -> 自驾攻略

生死神农架湖北神农架游记攻略

2011-10-19 17:36:14 来源: 作者: 【 】 浏览:645次 评论:0

出发的那天很热,约好是五点钟集合,我四点半才请到假,从那一刻我已嗅到神龙架清新的味道了。

到宜昌的车八点半才出发,老秋和石头沉默地睡着,我和歪歪一直聊着天,这家伙很健谈,而且好象对户外懂的很多,这让我很惭愧。但能有这样的伙伴同行,我心里却塌实很多。

晚上一点多钟才到峡州宾馆,可连一个梦都没有做完就又要起床上路了,天阴沉沉的。去兴山的依维柯很挤,本来想在车上补补睡眠,身边却坐了个大胖子,才几分钟就酣声迭起,搞得人没了丁点睡意。终于熬到了兴山县,老秋告诉我们,有个叫地瓜的想要加入我们的活动,我很是高兴,人多胆子粗嘛!但他的装备太让我失望了:只有一个20升的包。在地瓜匆匆购置了雨衣和解放鞋后,我们包车向神龙架出发。

到木鱼的时候就开始下雨了,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气温越来越低,我们都开始加衣服了。我只带了一件长袖,为了预防以后会碰到更恶劣的天气,没舍得穿。12点半钟到达神龙架,就这样,神龙架以一个阴冷的雨天迎接了我们。

一.美丽的开始
?? 就在我担心着大雨会给我们的穿越带来怎样的困难时,神龙架的天却放晴了,所有的乌云都已无了踪影,天空是蓝色的,是那种漂洗过的净净的蔚蓝,配着飘逸的白云,衬着起伏的青山,竟一下子忘却了旅途的疲劳,心境感觉空灵了!

在神龙架的头一晚我们睡在小龙潭的一间小木屋里,虽有些简陋,但稍稍收捡,却也舒适,木屋的前面有条小溪,溪上有座别致的“Z”形小桥,每当从小桥经过走向木屋,感觉我们不是来穿越,而是渡假一般。

晚饭是自己做的,不是很熟,可我们吃的都很香,吃到一半,石头顿悟般大喊:“我还有文婕的肉呢,你们吃不吃?”可能是榨菜吃多了,地瓜对肉特别敏感。“我吃”话音未落,他已经冲到了石头跟前。可这时,我和老秋都笑歪了嘴了。憨憨的地瓜也羞涩地笑了。

明天就要开始穿越了,可能大家都有些兴奋,很快活地聊着天,不记得是谁先谈起了关于女人的话题,突然我有些想念我的女朋友了,出发的前两天才刚刚和她和好啊,其实很想在家陪陪她的。屋外又开始下起了小雨,心情有些沉重,希望我们我们都能平安回家,希望她不要为我太牵挂。

二,艰辛的第一次穿越
?? 2003年7月20日我们开始了神龙架无人区的穿越。出发时天是阴沉的,地瓜说鸟叫得很欢,今天该是个晴天,大家情绪都很激昂,合完影便出发。不久,太阳竟真的出来了。

歪歪太高兴了,一路说个不停。可能是高原反应来的太快,我呼吸有些急促,也有些烦躁。在偷偷摸摸砍了棵小树当拐杖后,人终于缓过劲来。

沿旅游线路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进入无人区,开始攀登金猴岭,山路很陡,好在还有点隐约的小路,爬起来并不吃亏。大约爬了一个小时,那条小路在山坳里没了踪影,老秋决定借道姊妹峰。其实姊妹峰也并没有路,但它却没有密灌,走起来比较顺利。很快我们从姊妹峰看到金猴岭上有条泄洪沟,于是我们再度切回金猴岭沿泄洪沟攀爬。泄洪沟依然很陡,沟里的石块也很松散,前面队员踩落的石头常常会形成小型泥石流袭向后面的队员,万幸我们都没受伤。

随着海拔的升高,金猴岭上的灌木越来越少,都是参天的松针和杉树,地上是厚厚的青苔,走起来软软的。感觉体力还可以,我爬到最前面,突然看到一块白色的石头,我捡起来,竟发现上面竟还缀满许多玻璃状的多棱体,很是漂亮,我决定收藏它。

中午12点半我们登上了金猴岭,心中一阵狂喜,开始摆POSE纪念。午饭吃到一半,下起了雨,没能继续享受占领的喜悦,我们又开始赶路了。

按计划我们今晚是到杉木尖宿营,为了避开金猴岭和杉木尖之间那片茂密的箭竹林,老秋决定我们先下到金猴岭东面山腰,然后横切姊妹峰山脊到杉木尖。下金猴岭时因为下过雨,路特别难走,时不时有人摔倒,惨叫声此起彼伏,尤以歪歪的叫声最为惨烈。横切姊妹峰不一会,我们看到了一大片草甸,刚走完乱石岗,突然进入草甸,感觉爽极了。杉木尖就在对面,呵呵,马上就可以休息了啊

可是好景不长,雨越下越大,雾也渐渐起来,刚才还清晰无比的杉木尖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可怕的是,我们开始遭遇传说中的箭竹林了。在姊妹峰的横切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我的手臂已被划得满是伤痕,大家的体力也好象达到极限,一个个萎靡不振。石头提议进行短暂的休整,我们补充了一点食物,又开始跋涉。

能见度不足十米,箭竹林越来越密,我们不得不和箭竹林硬碰硬地战斗了,好在箭竹经过六十年的生长已经开过花都枯了,在挤的同时能折断不少,为后面队员的穿越节省了体力。老秋,石头和我轮流在前面开道。天渐渐变暗,路还是没有尽头,长时间的硬闯,大家的体力有些吃不消了。歪歪开始埋怨,他觉得老秋把目标定得太高。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可怜的歪歪却已经崩溃了,时不时站着不动,大口地喘着粗气,没办法,石头取下了他的防潮垫帮他扛着,我又取下他的帐篷提着。可还是不行,歪歪强烈要求就地扎营。老秋看看地形,觉得这里可能是个兽窝,便不再多说,要求大家往山顶爬。我有些恨歪歪的不争气,跟着老秋就往山顶冲,地瓜也紧跟着,只有善良的石头陪着歪歪在后面蜗行。

终于,我们找到一个小山顶,地势还比较平缓,是比较理想的扎营地,没有犹豫,我们很快就搭起了帐篷。饭也懒得做,换了干衣服就躺下了,虽然老秋,地瓜和我只有两套睡具,但三个人挤在一起还是比较暖和的,只是老秋的骨头太咯人,还是地瓜“肉坨”些。雨依然在下,风依然在吹,但依稀可以听见对面帐篷石头和歪歪相拥而眠发出的甜蜜的鼾声。

7月21 日的清晨依旧下着雨,我们睡到九点多钟才起来,歪歪告诉我们他不想再继续穿越了。我向天起誓,当时我没想别的:我只想暴揍他一顿!
10点多钟出发,换上湿衣湿裤,应了那句广告语:冰凉无极限!依然是由我开路,今天的第一个目标是寻找杉木尖山腰的那条废弃公路。

要命的箭竹愈来愈多,我拼命地在其中穿行,渐渐的我麻木了,关于此中的记忆,我不愿再回想。。。。。。大概穿行了三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找到了那条“公路”,除了稍有些平坦,依旧荆棘丛生。正当我们兴奋地狂奔之时,却发现错了方向。天放晴了,可以看到我们昨夜扎营的地方,TMD,三个多小时的艰苦穿越,水平距离不到200米。

一路暴走,5点多钟,我们到了旅游公路,不管怎样,人轻松了很多,我不再怨恨什么了。歪歪又恢复了精神,开始又不停地发表他的见解。我突然觉得他有些象二子介绍的那篇《穿越》中的胖子了。

再次回到小龙潭,用冰冷的溪水洗完了衣服。老秋决定结束这次穿越行动,我很惊谔,歪歪泄气我可以理解,可是老秋这样,我实在无法理解。石头也遭遇同样的困惑,我们不断地怂恿老秋,希望他能支持继续穿越,但他很坚决。
大家都太累,很早就上了床。可我却睡不着,感觉很挫败。石头也没有睡,在不停地发着短消息。我忽然感到很振奋,明天如果是晴天,就怂恿石头,我们两个人继续穿越,如果天气不好,就立刻回家。

躺了好久,人有些迷糊了,突然听到地瓜的声音:“好多星星啊!”我一阵激动,连长裤也没穿就往外冲了。抬起头,我被这夜空惊呆了:好美的星空啊,被群星照耀着,竟感觉有些明媚。除了各种的星座,从南到北还有一条密集的星河,那该就是银河了吧!

我久久仰望星空,忘记了寒冷!

三.两个人的生死之旅
?? 7月22日,我一直睡到九点多钟。好大一个晴天啊,我一下子振奋了起来。还没等我开口,石头就冲我喊开了:“向北冲,我们两个人继续穿越吧!”我没有犹豫:“好的,赶快收拾东西出发吧!”很快,我们收拾东西就上路了。场面有些悲壮!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决定搭顺风车到神龙顶山脚,拦车很顺利。牛还没吹完,司机就告诉我们:到神龙顶了。看着到通向山顶笔直宽敞的道路,我快郁闷死了:这有屁的穿头啊!几经周折,终于明白,这里竟是巴东垭,于是再度找车,十点半,我们到达神龙顶脚下。

登山前,我们仔细研究了地图,决定从右边山包登顶,主要是冲着那个山包上可爱的草甸去的。那漫山遍野的紫云英着实给了我无比的信心。

爬了大约半个小时,我们发现山坳里有条小溪,沿小溪而上,是一段延伸很远的石带,石头都很大,不象是泥石流,很可能是山顶巨石风化后滚落而形成。这条石带为我们提供极大的便利,和前两天的路比起来,走这里竟如履平地。我们还在这些石头上晒干了衣服。

大约1点钟左右,我们告别了那条令人怀恋的石带,硬着头皮再次闯入灰灰的箭竹林,还没走多久,一条兽道就清晰地映入眼帘,上面竟还有新鲜的脚印,很明显是熊的脚印。我和石头顿时吓呆了,慌乱中都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高原上的太阳虽很猛烈,可我感觉背心里已经透凉。过了不知多久,我们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把哨子吹得山响,希望把熊吓走。

后面的路,我们几乎没有休息,一口气爬到“山顶”那块大石头下,才打算休息,第一次穿箭竹林没有感觉痛苦,望着山下那片密密的灰色,很是骄傲。翻过那块大石,我差点背过气去,原来我们离真正的山顶还有好长的路程。和石头相互鼓励一翻,我们又起程了,这里已没了兽印,可穿箭竹林的痛苦又深深烙向我的心灵。


3点20分,我们终于登上了神龙顶,站在山顶的巨石上,极目神龙架,我感觉到了征服的快乐。我们在山顶向远方咆哮,声音传得很远……

难得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决定向韭菜垭子挺进。从地图上看,韭菜垭子和神龙顶相连的山脊上有一块地方比较平坦,我们打算到那里扎营。

下了神龙顶,又是一片箭竹的泥沼,我们有如坦克般压出一条血路,三百多米的路,我们走了两个小时。天色已晚,无法再继续前进了,我们只有在神龙顶山脊的一块乱石岗宿营了。为了防野兽,我拿着把砍刀到处砍柴,石头就在那里做饭。我感觉有点怪怪的,怎么象是男耕女织的生活啊!

吃完那半生不熟的米饭,石头和我象两只猴子般在那片乱石岗上窜上窜下,倒腾了好半天,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动物后,就在帐篷周围撒上煤油就睡去了。为了避免火星飘到箭竹上引起火灾,我们没有生火,哎,可惜了那些我拼死拼活砍来的柴火啊!

7月23日的早晨,石头和我醒的很早,可是太阳还是比我们先起。霞光透过帐篷映在我们脸上,原本菜色的脸竟有了血色。来不及穿衣服,就和石头钻出了帐篷,脚下是奔腾的云海,远处是无尽的青山,迎着朝阳穿着皱巴巴的衣服,竟也生出许多的豪迈。好想唱一支歌,脱口而出是我最拿手的《大海》,可只唱到一半,云海就散得无影无踪,搞得人没了丁点兴致。

出发前,和石头研究了地图,根据地图上的显示,望龙亭西北部和风景垭相连的山脊落差很小,应该很适合扎营,我们决定今天一定要穿到那里。由于我们所处的地方视野比较开阔,今天要穿越的几座山头很快就确认了。我们似乎就要成功了。水不太够,我们没有做早饭,就上了路。

去韭菜垭子的途中箭竹依然很密,可毕竟是早上,两人劲头都很足,没费多少力气,就到了韭菜垭子山腰,再往山上,箭竹和密灌相互交融,几乎无法穿越,和石头商量,我们都觉得没有必要登顶韭菜垭子。于是我们决定横切韭菜垭子西部山脊,再从山坳下到大神龙架山脚。


韭菜垭子西部山脊上有许多的大石块,让人感觉韭菜垭子好象就是由这些大石头堆砌而成。
?? 有些石头大得如悬崖一般。从那些悬崖爬过的时候,还不太畏惧,可抬头看看正在攀爬的石头和已爬过的悬崖,却是提心吊胆,心有余悸。

切过山脊,我们开始沿山坳下山,在一片开满紫云英和不知名的黄花的草甸中,我们听到了溪水的声音,沿着兽印,我们很快找到了水源。迫不及待地拿出所有的水具,我们先将剩下的水一饮而尽,然后我拿着矿泉水瓶子去灌溪水,刚一触到水,我的手便缩了回来,这水不是冰冷,是刺骨啊!最后,我们在灌一瓶水就对着手哈半天气的状况下,装满了所有水具便又出发了。我们沿着溪流下山,绕开了箭竹林,这一路很是轻松!十一点多钟我们便来到了大神龙架的山脚。

山脚有一条小溪。我们有些饿了,于是决定吃完饭再走。这次由我主厨,因为时间还早,也为了能吃一顿熟饭,我打算用熬稀饭的方法煮干饭(此法TTN在白马用过)。反正水有的是嘛。饭干了一次又一次,水加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到了无法再加水的地步,我吹嘘着,石头期待着,我们神圣地揭开锅盖,米饭香飘十里。石头肯定是饿慌了,欢快的开吃……从他的眼神我读懂了自己的失败。

吃完饭,我们又煮了牛奶,果珍,两人牛饮一翻后开路。上大神龙架的路是我们在韭菜垭子上就选好了的,是山坳中的一条泄洪沟。这条泄洪沟很陡,有时甚至是垂直的,我们一路攀爬,很是吃亏。更痛苦的是,这条沟中竟有很多石英石,石上有的已经形成水晶,这么漂亮的石头我无法拒绝,一一收入包中,背包重量于是剧增。好在收获的喜悦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仍能“健步如飞”。

大概到了大神龙架的半山腰,这条泄洪沟便消失了,无奈我们钻入密灌。大神龙架的密灌有些邪乎,它们都是大树的根钻出地面形成,不仅有叶子,还有分枝。他们弯弯曲曲,从地面一直扭曲到天上,它们纵横交错,枝枝相连。我和石头翻也不是,钻也不是。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贴着地面爬过去的,有时还得人包分过。这一路我们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也消耗了大量的水。

2点18分,我们终于到达山顶,石头迫不及待地就给老秋打电话报捷。没有休息,只喝了几口水,我们就又上路了,没走多远,竟发现前面还有更高的山头,原来我们还没登顶。痛苦于是再度重演。真正上到大神龙架山顶,由于遮天的大树,我们几乎看不到什么。为了赶进度,我甚至没有发出胜利的呼吼就下山了。

没有多长时间,我们就穿出了密灌,眼前一片开阔,箭竹岭,望龙亭就在跟前了。望着望龙亭上大片大片的绿色草甸,我有点心旷神怡了。可我的喜悦还没持续30秒,我看了到脚下一望无垠的箭竹。可能是离箭竹岭太近,这里的箭竹出奇的茂密,出奇的雄壮。我正在犹豫,石头已经跃入了那片竹海。

我慢慢移动脚步,看不到石头,我们只能用哨子传递信息,证明我们还离的不远。下山的路也很陡,渐渐地我有些收不住脚,几乎是在往下冲,雨衣不断被撕乱,箭竹打在脸上、身上,火辣辣的疼。终于被绊住了,脚被一束箭竹死死扭住,整个人直挺挺向前倒下,有竹子刺到脸上,人象被倒挂一般。我起不来,我放弃了。静静地趴在那里。我听到石头折断箭竹的劈啪声渐渐远去。

大概有十多分钟,我感到体力有些恢复,开始腾出一只手来,一根一根折断那些扭我脚的箭竹,可以坐起来了。揩干脸上的血,看着眼前灰蒙蒙的一片,我突然生出一股怒气,掏出打火机,我想烧了这些他妈的箭竹。

我还是忍住了,我毕竟不想上中央台的《新闻联播》。

我开始呼喊石头,他还在前面,他说他那里有块大石头,叫我赶快过去休息。和石头商量余下的行程,第一次和石头有了分歧,我认为以今天的时间和体力,只有先下到山底,再翻越望龙亭才有可能到达风景垭。石头却认为下山要穿越大片的箭竹林,而且下山后还要再爬山,行程太远,可能体力不够,而横切箭竹岭可能会轻松些。和他争论了一会,望了望那片箭竹林,我同意了他的意见。可是我错了,为此,我差点丢了性命。

第一个山脊很好过,只有些石块和一些低矮的灌木,依我们的预计,再最多翻三个山脊就可以到望龙亭了。可是随着我们的横切,石头越来越大,灌木越来越密,山脊越来越陡,而且越来越多。我们一直处于悬崖之上,高强度的悬崖之旅,我的手和脚有些发抖了。石头也明显体力不支。

到了第七个山脊,我们遭遇了最大的一块崖壁,大概有十米来高,想要过去几乎不可能了,可我们没了退路,幸好崖壁的中间有些凸起,和石头仔细观察后,我们决定硬闯。但我们忘了栓绳子。

石头在前面爬,和他隔了四五米的样子,我很专心地爬着,石头忽然指着我右上方的一根枯树桩说:这是个腐树,不要扶它。我冲石头点了点头。很快,我就爬到了那棵树桩旁,我将它摇了两下,想把它折了,但使不出劲,这时石头已经到了我头上三米处的一个斜坡上,是个安全的地方了,他看了看前方,然后兴奋地向我喊到:向北冲,前面只有一个山脊就到望龙亭了,你快加油啊!我听到后,立刻振奋地向他的位置攀去,很快就到他脚下的岩壁,那一块岩壁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着力的地方,我左手死死抠在岩壁的裂纹中,右手抓住一块青苔,就等石头让出位置纵力一跃了。可石头可能觉得我不会这么快就爬上来,仍然看着远方,不停地说着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他的话了,看到右手的青苔一点点从岩壁上剥落,我刹那间就完成了从恐惧到空洞的全过程,忘记了说话,忘记了呼喊,在青苔脱落的最后一刻我竟闭上了双眼。

没有所有电影中那种跳崖时的飘落感,我感觉自己象箭一般射入深渊……

突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扯住了,没有肉体剧烈的疼痛,我想挣开眼睛,可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些零乱的光线在晃动,但我知道自己还活着。我开始深呼吸,神志慢慢恢复,听到石头的声音了:“向北冲,你怎么了,还好吧?”没有回答它,我只是大吼了几声,只是想给自己提提神。

终于看清楚了,原来我是被那棵腐树桩挂住了,我吊在6,7米高的悬崖上晃悠着,崖下是一些朝我怒放的箭竹。我真的感到恐惧了,强烈地想要活下去,我左手开始在岩壁上摸索,很快就深深抠进隙缝中,右手抓住树桩,可树桩无法得力,而且已受不住我身体的压力,开始断裂了,我慌了,再等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想都没想,我就把全身的力量聚向左手,猛的一拉,我整个人便贴向了崖壁,借助登山鞋与崖壁的摩擦力,我稳稳地吸在了崖壁上。

后面的路没有多大改观,只是我一直沉醉在依然活着的成就感中,没多大体会。可是我有些想家,有些想念我的女朋友了,我恨不得今天就穿出风景垭。我一个劲在前面猛冲,常常把石头丢得好远。六点半钟,我们终于到达望龙亭,可是石头明显体力不支了。我一心想到风景垭,于是我们继续穿越,又穿了一个多小时,路并没有我们原先想象的那么好走,而且我们看到了迄今为止最新鲜的野猪脚印,恐惧感再一次袭来,我拔出了匕首。天已经黑了,我们必须立刻扎营,终于,在离兽道不到一米的地方,我们找到一块很小的平地。

本来打算轮流值夜,可是我想我们两人还是很警觉的人,再说即使来了狗熊,两个人也对付不了,于是我们打算听天由命。

7月24日,又是一个大晴天,我听到鸟叫,挣开眼,我再次见到阳光,突然很兴奋,我叫醒石头,我们都开始欢呼:“我们还活着!”穿裤子的时候,石头提议把我们脚上的伤拍下来,留个纪念。刚拍完,石头就一本正经的说:我回去就想吃点蹄膀。想想刚才我们的腿,我可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啊。我告诉石头,我只想回去好好抱抱我女朋友。(结果这话落下把柄,在回去后的几天,石头和歪歪天天问我:抱了没有啊?搞的我很是尴尬)

出发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就登顶望龙亭,看着风景垭上灰茫茫的箭竹,我和石头都互相嘲笑:原来风景垭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公园啊!九点多钟,我们登上了风景垭的一个山包,终于,我们的辛苦没有白费,我们看到了人世间最美的景色:天际!天与地被一道紫色的直线分割,上面是碧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还有一弯透明的月芽,下面是连绵的青山,险峻的峡谷,还有两个快乐的人儿。

十点半钟,我们穿出风景垭,成功完成这次无人区穿越。

十二点,老秋和歪歪来接我们,终于重逢,我们热烈的拥抱。

后记:回汉已经一周,身上的伤痕依旧清晰,一点点写下这篇游记,记忆依次闪回,但心中已不再感到恐惧,只有对生活的感激。


Tags:神农架 ? 游记 攻略责任编辑:编辑龙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上一篇武汉小吃集合完全攻略 下一篇武当神农架宜昌自助游全攻略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Copyright@2010-2013 Chezhilv.cn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10201977号

关于我们 招商合作 联系我们 免责申明 网站地图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 战略联盟

客服电话

4000-888-943

7*24小时客户服务

15527292228